研发进度不占优,股价跌去六成 西藏药业搞新冠疫苗是“转型”还是“讲故事”?

  • A+
所属分类:热点资讯

热点资讯|研发进度不占优,股价跌去六成 西藏药业搞新冠疫苗是“转型”还是“讲故事”?

2020年,西藏药业(600211,SH)因涉足新冠疫苗项目而受到资金追捧,但冲高之后,其股价已较最高点腰斩。

新冠疫苗,是西藏药业受到广泛关注的话题。2020年6月,公司宣布投资斯微生物新冠疫苗等三个产品;同年11月,其宣布与俄罗斯LIMITED LIABILITY COMPANY“HUMAN VACCINE”公司就Sputnik-Vaccine(新冠肺炎腺病毒疫苗)开展合作。

2020年12月31日,西藏药业召开临时股东大会审议新冠腺病毒疫苗项目后续安排事项。公司表示,在技术转移成功等前提下,2021年将最少生产4000万人份的新冠肺炎腺病毒疫苗返销俄罗斯。

会后,西藏药业董事长陈达彬在接受《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专访时表示,眼下是西藏药业发展20年后一个新的十字路口。他表示,两个新冠疫苗项目分别代表了公司短期和中长期规划,对新冠疫苗的投入也意味着公司将从制药企业向“制药+疫苗”方向战略转型。在采访过程中,陈达彬也回应了外界对于公司股价涨跌、疫苗研发进展等方面的质疑。

研发进度不占优,股价跌去六成 西藏药业搞新冠疫苗是“转型”还是“讲故事”?

西藏药业董事长陈达彬 图片来源:每经记者 陈星 摄

谈mRNA疫苗:并非没有进展,有着中长期的战略考虑

因先后对外投资两个新冠疫苗项目,原主营心血管药物的西藏药业摇身一变成为“疫苗概念股”。

在此次临时股东大会上,疫苗项目是公司重点介绍及投资者最看重的话题。机构代表的提问主要在于斯微生物疫苗研发进展、公司高额投入是否会对资金面造成压力,以及公司布局项目的预期效益等。

就西藏药业对斯微生物的投资,此前对投资标的无尽调、专利报告仅用时两天形成,以及项目进度与前期预告差异较大等事项,不仅引来投资者质疑,监管机构也下发了警示函。

同时,外界还关注西藏药业大手笔投入新冠疫苗研发,究竟是“讲故事”还是找准了发力方向?

针对外界对新冠疫苗项目的质疑,陈达彬表示,两个新冠疫苗项目分别代表了公司短期和中长期规划,对新冠疫苗的投入也意味着公司将从制药企业向“制药+疫苗”方向战略转型。

2020年6月,西藏药业宣布3.51亿元投资斯微生物新冠肺炎疫苗等产品。公开信息显示,去年1月,斯微生物启动新冠mRNA疫苗研发项目。2020年4月,斯微生物方面称,疫苗即将进入一期临床阶段。但此后的8个月,斯微生物的新冠mRNA疫苗再无明显进展消息传出。

陈达彬将对斯微生物的投资解读为公司的中长期发展战略。提到这一项目的进展,他表示,斯微生物的新冠mRNA疫苗研发并非没有进展,但对于具体进展到哪一阶段,他并未透露更多。

但目前,其他国内同行的疫苗进展似乎更快。如复星医药已经与BioNTech达成协议,2021年至少向中国供应一亿剂mRNA新冠核酸疫苗,沃森生物与苏州艾博合作的mRNA疫苗已经进入临床试验阶段。

当被问及斯微生物的研发进度是否落后时,陈达彬回应称,在新冠mRNA同类项目初始阶段,斯微生物的确走在第一梯队,但后来为什么落后了,有多方面原因。

按陈达彬的设想,对斯微生物的投资更多是出于对mRNA技术平台的看重。未来,不排除与斯微生物进行其他基于mRNA平台的合作或对斯微生物进行增资入股。

而企业需要的短期经济效益,则需通过与俄罗斯企业合作的新冠肺炎腺病毒疫苗(公司称之为俄苗项目)来实现。按照双方约定,西藏药业在2021年将最少生产4000万人份(8000万支)新冠肺炎腺病毒疫苗返销俄罗斯。

陈达彬表示,将返销俄罗斯的该类型疫苗不需要在国内通过临床试验并取得上市许可。这意味着只要产能达标,8000万支返销疫苗带来的经济收益即可保障。

就“俄苗项目”,目前,西藏药业已委托第三方企业进行技术转移等工作,相关投资金额达6000万元。另外,西藏药业方面将在购买的厂房及合作方场地进行腺病毒生产线建设,预计投入约5.1亿元。

据陈达彬透露,由于腺病毒疫苗成本较低,所以俄苗项目具有较好的经济收益预期,除了8000万支返销俄罗斯疫苗以外的剩余产能,目前已有其他国家来洽谈。

但该腺病毒疫苗如需在国内上市,不仅需要巨大投入,也需要一二三期临床试验的漫长周期。西藏药业方面表示,目前并未启动该项目的国内注册工作。

值得注意的是,国内新冠疫苗正在推进全民免费接种。相较之下,新冠疫苗更像是现在的一类疫苗,由国家统一采购。而由于性质特殊,一类疫苗定价通常较低,利润率普遍不会太高。这也意味着,此前市场预期中的新冠疫苗“钱景”要打折扣。

图片来源:摄图网

谈过去研发投入低:以前没有看到方向

作为一家医药企业,西藏药业过去几年研发方面的投入并不多。2017年至2019年,公司研发投入分别为661.73万元、1021.12万元、1460.26万元,研发投入占营收的比例分别为0.72%、0.99%、1.16%。

西藏药业曾对此表示,公司对新产品研发投入较少,低于同行业水平的主要原因是公司在研产品较少。按照公司发展规划,公司将持续考察、研究合适的项目进行研发,储备在研品种。

在陈达彬眼中,新冠疫苗就是西藏药业“苦等多年”的发力方向。“过去因为我们没有看准方向,也没有机遇,而新冠疫苗让公司找到了要往哪里转型。”他说。

虽然公司整体规模不大,但西藏药业已斥巨资投入新冠疫苗。据《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不完全统计,仅获取新冠疫苗经销权、技术转移和买地建厂房的费用,西藏药业已披露的投入合计约9.8亿元。

截至2020年三季度末,西藏药业账面上的货币资金为5.37亿元。陈达彬表示,当后续还需继续加大投入时,会争取金融机构等融资支持。

当前,新冠疫苗赛道的前景毋庸置疑,国内也是竞争众多。最新数据显示,目前,我国5条技术路线14个疫苗进入临床试验,其中3条技术路线5个疫苗进入Ⅲ期临床试验。其中,国药集团中国生物新冠灭活疫苗已获得国家药监局批准附条件上市。

在产能布局上,国药中生的北京所、国药中生的武汉所、北京科兴这三大企业已完成了今年的产能建设任务,已具备了规模化生产的条件。同时,国外产能也将参与其中。可以预见的是,尽管不同路线的新冠肺炎疫苗仍处于研发的不同阶段,但产能已成为新冠疫苗进入竞争下半场的关键。

在研发进度中不占优势的西藏药业能否在新冠疫苗竞争中分得一杯羹?

对此,陈达彬表示,俄罗斯腺病毒疫苗的成本是优势,且销往国外市场不需要漫长的临床试验周期,对市场份额和经济效益都有一定保障。

但就俄苗项目,由于西藏药业不具备腺病毒疫苗的研发生产能力,虽委托第三方进行技术转移和前期研发生产,但过程中也面临着一定风险。

与斯微生物合作的mRNA疫苗,则仍面临研发进度、临床前研究或临床试验失败等多重风险。但陈达彬表示,其更看重的是该技术平台未来的潜力。

在陈达彬的设想中,新冠疫苗仅是西藏药业往疫苗领域转型的抓手,公司将从制药企业向“制药+疫苗”方向战略转型。

值得注意的是,1月5日早间,西藏药业公告称,其对外投资的斯微生物mRNA疫苗获得了药品临床批件。这意味着这一项目将按计划开展临床试验。本次获得《药物临床试验批件》后,西藏药业需再向斯微生物支付相应里程碑款3500万元。

股价较高点跌去大半 作何回应?

借新冠疫苗概念及市场资金对疫苗板块的追捧,西藏药业此前股价大涨。2020年6月中旬,公司公布投资斯微生物事项。2020年5月22日,公司股价报收于25.92元/股,而到了8月4日,公司股价一度上探至182.07元/股。

研发进度不占优,股价跌去六成 西藏药业搞新冠疫苗是“转型”还是“讲故事”?

而在西藏药业股价被爆炒的背后,期货大佬葛卫东股权腾挪、减持离场。

2020年8月以后,西藏药业股价一路下行,到12月31日收盘时,西藏药业报收于67.28元/股,较高峰期跌去了一大半。

在西藏药业股吧内,不少投资者抱怨高位建仓被套,质疑西藏药业以讲故事为名行抬升股价之实。

如何看待外界对公司股价波动的质疑?陈达彬表示,“我对股价不予置评,企业经营者首先要实实在在地把业务做好”。

“资本套利很简单,但我们不去那样去做”;“市场对我们股价的关注度确实很高,这块我也不太敢去表达,一是怕违反了监管机构的规定,二是如果我们说太多股价,投资者如果亏了也要找我们的麻烦,投资都有风险,所以我们不愿意说太多股价”;“我们不可能让所有投资者都满意,如果只关注短期股价,对公司的经营压力也很大。”陈达彬补充道。

在被问及二级市场投资是否应坚持以价值投资为主时,陈达彬给出了肯定的回答。

但记者注意到,去年8月西藏药业股价位于高点时,西藏药业第二大股东、陈达彬实际控制的华西药业也计划减持股份。2020年11月30日,减持期届满但华西药业尚未减持其持有的公司股份。12月1日,公司公告称,华西药业计划于2020年12月23日至2021年6月20日期间减持公司股份不超过约496万股,计划减持比例不超过公司总股本的2%。

每日经济新闻

  • 关注邻里优品科技
  • 请用微信扫一扫
  • weinxin
  • 关注热点微信公众号
  • 请用微信扫一扫
  • weinxin
怯丫丫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