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罗斯输入性病例暴增,将中国拖入疫情“加时赛”

  • A+
所属分类:热点资讯

热点资讯|俄罗斯输入性病例暴增,将中国拖入疫情“加时赛”

(4月5日CA910上的旅客)

CA910抵达太原后,工作人员登机检查

载有204人的航班,目前检测出了60例确诊病例。这意味着,一个航班30%的人都确诊了新冠肺炎。

根据上海市卫健委4月12日通报,这趟俄航的SU208航班于4月10日从俄罗斯出发,当日抵达上海浦东国际机场,确诊病例都是中国籍。

来自俄罗斯的输入性病例,让中国的疫情又出现了一波“小高峰”。据统计,黑龙江绥芬河市报告243例,内蒙古满洲里71例,上海60例,山西35例。以上数字,是截至4月13日中午,来自俄罗斯的新冠肺炎输入性确诊病例,总共至少409例。

俄罗斯疫情也开始让人担心。截至发稿时,俄罗斯累计确诊15770例,当日新增2186,是有史以来单日新增最高的一天。这其中,莫斯科累计确诊10158例,是俄罗斯疫情的中心。正如而俄联邦生物医学署长斯科沃尔佐娃几天前所说,10天到14天后,俄罗斯会进入新冠肺炎发病高峰期。

俄罗斯来的危险航班

4月7日,得知自己乘坐的航班,有25例确诊病例,赵瑜觉得双腿发软。

这趟CA910航班,从莫斯科前往北京,第一入境地是山西太原。她一一核对他们的座位号,发现自己的旁边、前两排、后两排均有确诊病例。之后的几天,这一航班的确诊人数不断攀升,目前已经累计确诊35例。

赵瑜是国内一所高校的教师,目前在俄罗斯攻读博士学位。高校放寒假后,她前往莫斯科,撰写博士论文。她本应在2月中下旬回国,后来因国内疫情以及航班取消等影响,最终于4月5日成行。

来到莫斯科机场,赵瑜没被测体温,直接放行办手续,一路畅通无阻,来到登机口。仅仅佩戴了一个医用外科口罩、一个N95防雾霾口罩的赵瑜,发现周围至少80%的人都穿着防护服,里里外外围个严实。国航的工作人员在他们上飞机前,一一测了体温。不过赵瑜没听说有谁体温不合格,所有人都登上了飞机。

在赵瑜所在的舱位,几乎没有空座。飞行中,乘务员再次前来测体温,并要求所有人填写健康申明卡。赵瑜与领座男生简单聊了几句,发现他感冒、咳嗽,并自行吃过感冒药。在赵瑜的要求下,他补写了症状。

4月6日早晨7点,飞机抵达太原武宿国际机场。海关人员前来,根据大家自行填写的健康申明卡,给自认为健康、无症状的人贴黄标,给有症状的人贴红标。赵瑜的邻座,被贴了红标,留在了飞机上。

下飞机后,赵瑜测了两次体温,被放行入关。航站楼外,警察、医生、护士都穿着防护服等待他们,用大巴将他们送至隔离酒店,并对每一个人做了核酸检测。次日,赵瑜得知,这一航班上有25人被确诊,包括那位原本想填写自己一切正常的邻座。

这趟航班上的确诊病例,基本都是华商,且多来自莫斯科的两个华商聚集的大市场,柳布林诺市场、萨达沃市场。3月28日,俄罗斯实行全民居家隔离政策,两座大市场停业,且陆续有人出现症状。大市场是华人华商的聚集地,空间密闭,且有不少人选择租住在大市场的宾馆内。知情人士向《中国新闻周刊》介绍,宾馆里六人一间,估计住了一两千人,许多是中国住客。

因对俄罗斯疫情以及其抗疫措施心存疑惑,越来越多华商选择回国,导致来自俄罗斯的输入性病例突然暴增。

“来自俄罗斯的输入性病例多数是华商,且与两个大市场相关”,这一认知,在另一趟飞往上海的航班中再次得到确认。

4月10日,李航与其他203名乘客乘坐SU208航班抵达上海浦东机场。机票来的很突然,起飞前几个小时,俄航的朋友告知李航,俄航准备临时加开一趟航班前往上海。李航已有过两个航班取消的惨痛教训,这次直奔机场,现场买票。相比国航已被炒到一万多、两万元的机票,这次的机票不到4000元。

登机前,有朋友告诉李航,航班上有不少来自两个大市场的人。飞机落地后,十人一组下飞机,由工作人员一一询问过去14天行踪、接触史。李航提及,“他们还专门问我们,有没有去过这两个大市场。”

李航近段时间都没有去过大市场,被放行继续入关,量体温、做核酸检测、填写健康状况,而去过大市场的人则被单独留下。次日,上海公布,有80例来自这一航班的疑似病例。李航告诉《中国新闻周刊》,这些人恐怕多数与两个大市场有关联

4月11日上午,旅客们做了新一轮的核酸检测,目前仍在等待检测结果。到目前为止,这个乘坐了204人的SU208航班,检测出了60例确诊病例,也就是,30%的人都确诊了新冠肺炎,是目前国内输入性病例最多的一个航班。

入境前需填写申明卡,无症状者被贴黄标

()

俄罗斯输入性病例普遍年轻

“俄罗斯的疫情没这么简单”,回国时,李航抱着这个想法。

截至4月12日上午,俄罗斯累计确诊15770例,单日新增2186例。这是俄罗斯的单日新增首次破2000。此前五天,俄罗斯的单日新增在1000到2000之间徘徊,进入4月,单日新增才突破500。

俄罗斯的病例增长飞速,据俄卫生部传染病专家叶莲娜马琳尼科娃接受媒体采访时说,这与很多人不遵守自我隔离规定有关。《俄罗斯龙报》报道,在普京宣布全境“带薪休假”、居家隔离的第一周,莫斯科内就有大量民众在公园里聚会、烧烤,人们把应该“居家隔离”的带薪休假期当成了“真正的假期”。

据报道,最近几天在全俄确诊数量居第三的圣彼得堡发生了25起海外归国公民违反“自我隔离制度”的事件。如,带孩子外出散步、去亲戚家做客等。且在圣彼得堡过去一周之内就有两名确诊的新冠患者从医院出逃的案例。

《俄罗斯龙报》认为,无论在哪个地区,俄罗斯的疫情防控情况在总体上呈现“上紧下松”的状态。它援引俄媒的分析称,部分民众不遵守隔离制度、民众自我防护意识薄弱,在很大程度上影响了防疫效果。

根据外媒分析,俄罗斯的病例飞速增长还有另一个原因,即最近检测试剂下发到各地。而在3月中上旬,只有西伯利亚的一家实验室可以进行检测。

另外,对俄罗斯来说,其较晚切断的与欧洲来往的航线,是其输入性病例的重要载体。俄罗斯卫生部迪伊伊万诺夫斯基病毒学研究所的病毒学家谢尔盖阿尔可夫斯基接受《科学》杂志专访时介绍,虽然俄罗斯的前两个病例来自中国,确诊于1月31日,但中俄边境早在1月底就关闭,铁路被停运,航班被取消,只有少数几家航空公司还在运营。但后来他们发现,社区传播的多数来自欧洲,“当疫情已经在意大利和其他国家爆发时,限制欧洲航空旅行的措施出台得太晚了。”

来自俄罗斯的输入性病例,让中国的疫情又出现了一波“小高峰”,也给相关省份带来了新的压力。与俄罗斯接壤的两座小城——7万人口的黑龙江绥芬河、30万人口的内蒙古满洲里,成为了防疫前线。

目前,满洲里共有71例来自俄罗斯的输入性病例,而绥芬河的情况更为危急,当前,绥芬河共有60例来自俄罗斯的输入性病例。

这两天,刚刚结束援鄂的中山大学附属第一医院重症医学科主任管向东、四川大学华西医院重症医学科主任康焰均再次出发,驰援绥芬河。来自中国疾控中心的15人检测支援队也已经抵达绥芬河。另外,绥芬河已开建方舱医院,医院改造工程已完工,可以随时启用,将主要收治无症状感染者。

有援鄂经历的牡丹江医学院附属红旗医院呼吸与危重症科副主任医师倪薪,现任绥芬河市人民医院救治医疗负责人。她告诉《中国新闻周刊》,重症、危重症被送往红旗医院。据了解,目前,医院已接收了19名重症患者,其中有7名危重症,3人进行插管治疗。

倪薪说,俄罗斯输入性病例普遍年轻,大多二三十岁,基本不到五十岁,重症病例也往往是青壮年,并不像她在湖北接触的重症病例,他们年龄偏大,且有糖尿病等基础性疾病。

倪薪分析,因为从俄罗斯回国旅程长,他们经过长时间的奔波,心怀恐惧和担忧,无法正常休息,精神状态不好,免疫力低下,病情进展较快,甚至病情会加重,“这对医生来说,都造成了治疗上的挑战。”

4月10日SU208上的旅客

(应采访对象要求,文中赵瑜、李航为化名。感谢俄罗斯山东同乡会理事长相华对本文提供的帮助。)

  • 关注邻里优品科技
  • 请用微信扫一扫
  • weinxin
  • 关注热点微信公众号
  • 请用微信扫一扫
  • weinxin
怯丫丫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