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首席健康权益官,谁能告诉我美国感染真实数据

  • A+
所属分类:热点资讯

热点资讯|我是首席健康权益官,谁能告诉我美国感染真实数据

【文/ 卡伦·阿莱塔·迈班克】

美国只有不到12个州公布了有关新冠肺炎感染病例的种族、民族分布的数据,但情况正变得越来越清楚:

在密尔沃基县,黑人只占总人口的四分之一,但却占了感染病例的45%和死亡病例的70%。

在密歇根州,14%的人口是黑人,他们在感染病例和死亡病例中所占比例很高(分别为33%和41%)。

在芝加哥,尽管黑人只占全市人口的三分之一,但它占所有感染病例的一半,占死亡病例的70%。

我是首席健康权益官,谁能告诉我美国感染真实数据

《纽约时报》4月7日刊文《大流行中遗漏的数据》

要理解不公平现象、确保人们的最佳健康状况,这些数据至关重要,但它们在这场危机中严重缺失——从美国卫生部官网,到政治领导人的每日疫情通报,到最近的新闻报道,都没有这些数据。

我们健康专家担心,新冠疫情会使得目前的健康水平差距进一步扩大。这就是为什么我所在的美国医学协会正在呼吁各大实验室、卫生机构、州和地方卫生部门以及国家卫生与公共服务部,对种族和民族数据进行规范、收集和公布,以便我们能够开始优先考虑公平性,并有效地应对这一流行病。

我们需要知道哪些人接受了检测、哪些人检测呈阳性、哪些人住院、哪些人死亡,以及最终哪些人接受了治疗和疫苗接种。对于临床试验,我们同样需要相关信息。从历史上看,临床试验基本上不包括黑人和棕色人种。

如果不掌握这些信息,我们就无法充分理解这一流行病,也无法创造出能够有效消除错误信息和恐惧的信息。这也意味着我们不能确保公平获得检测和治疗或公平分配资源。

可以肯定的是,围绕新冠病毒检测的混乱——检测机会不平等、处理指南不清晰、已检测结果积压——会阻碍我们充分了解病毒的影响。

虽然我们优先检测那些危重病人是恰当的,但我们错过了检测那些可能疑似病例的机会。让这个问题更加严峻的,是那些最边缘化的群体,如有色人种可能无法获得与其他人同等的检测机会,也可能因为不信任卫生机构,使他们抗拒寻求医疗服务。这会导致信息漏报,掩盖结构性危害和疾病严重程度。

我们呼吁对疫情相关的种族和民族数据进行通报,出发点并不是“某些种族更容易感染新冠病毒”这种恶毒的论点。相反,我们的呼吁是基于众所周知的历史,即美国医疗机构自身设定就是歧视黑人,无论他们贫穷与否。例如,我所在的组织让黑人更难获得医学学位和和从业执照,直到今天这种负面影响依然突出。

自然灾害和流行病加重了特定群体的疾病负担。在1918年的流感大流行中,吉姆克劳法(1876-1965年间美国种族隔离政策)意味着黑人得不到医疗,或者只能得到较差的照顾。1995年芝加哥热浪夺去了700多人的生命,尤其是黑人和低收入人群。

大量的实证研究证实了不同种族和民族在预期寿命方面的巨大差异,国家和地方层面都出现了这些差异。例如在芝加哥,黑人和白人居民的预期寿命相差9年,黑人死亡人数每年多出3000多例(如果黑人死亡率与白人死亡率相等,就不会发生这种死亡)。再加上新冠疫情这个变量,破坏力就更强了。

黑人群体在财富、住房和教育等方面经历了结构性不平等的影响。我们的科学数据以及来自普通人的故事,都揭示了这些现实。

等到重建我们的公共卫生体系时,我们必须努力对各类人口数据的收集进行结构化、规范化。不仅包括种族和民族信息,还有性别、性取向和首选语言,这些因素让人们面对突发公共卫生事件时更为脆弱。当机构登记病人时,他们也必须在收治病人的表格上体系这些信息分类。目前不是所有机构都在收集这些信息,但这必须成为操作常态。

1899年,美国历史学家威廉爱得华伯格哈特杜波依斯在他对费城黑人社区的开创性研究中建议:“我们必须研究,必须调查,必须尝试解决问题。这个世界最需要的,不是缺失人类利益和道德信念,而是拥有一颗公平的心,以及对真相的热切渴望,尽管真相可能会令人不快。”

任何抗击新冠疫情的有效计划都必须基于理解疫情在有色人种和其他被社会边缘化群体中的传播和影响。如果我们忽视结构性不平等,我们最终将不仅增加疾病对边缘化人群的负面影响,而且增加所有人的负担。

(观察者网凯莉译自《纽约时报》)

  • 关注邻里优品科技
  • 请用微信扫一扫
  • weinxin
  • 关注热点微信公众号
  • 请用微信扫一扫
  • weinxin
怯丫丫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